当前位置:首页 > 财富地理 > 湖湘政要文坛 > 详情

湖湘政要文坛

奏响我们这一代的时代强音

发布时间:2017-05-17, 03:24 AM      作者:欧阳斌     来源:

 

一、音乐当随时代

音乐是时代的旋律,它应和着我们生命 的节律,拨弄着我们心灵的琴弦。2 月 19 日, 是邓小平同志逝世 20 周年,我在电视和广 播中听到较多的一首歌是《春天的故事》。 这首歌,大家都比较熟悉,经历改革开放的 人大多都能哼唱。为什么?因为它应和着改 革开放,奏响了时代的心声。听着它,我们 怎能不心潮澎湃、浮想联翩?这首歌的曲作 者是 1973 年毕业于湖南师范大学音乐学院王佑贵老师。我曾在湖南师大校史馆里见 到过他的《长大后我就成了你》的曲谱手稿, 非常简洁,略显零乱,却体现出思维的敏锐 性。我们正处在一个伟大的时代,作为一名 音乐工作者,如何抒发好自己的情怀,把时 代的心声、人民的心声写出来、谱出来、唱 出来,这是需要严肃思考的事情。

记得 2003 年左右,我在怀化工作的时 候,廖泽川老师、周小峰老师合作创作过一 首《百姓知己》,是吴碧霞演唱的。这首歌的初稿,当时他们也拿给我看了,我说我们 应该写出对在后发展地区辛勤工作的干部群 众的深厚感情,要歌唱我们的党、我们党的 基层干部和老百姓,要激励我们的基层干部 都成为老百姓的知己。后来这首歌唱开后, 有较好的反响。音乐当随时代,还有大家 熟悉的《黄河大合唱》,更是时代的强音。 我举这些例子,是想表达:音乐当随时代, 有丰富的内涵,希望文艺工作者真正从心底 里理解和把握自己所处的风起云涌的伟大时 代,只有理解了,把握好,才能跟上时代的 步伐,才能在人民群众中找到最大公约数, 奏响属于我们这一代的时代强音。

二、努力在传承和融合中创新

记得在我 30 岁的时候,我曾在长沙县 委主持工作,田汉的故乡长沙县果园镇茅坪 村,我去过多次。那时我很年轻,还没有现 在这种更深的体验。田汉同志写出了一首让 所有的中国人都站着唱的歌。这是多大的自 豪!还有贺绿汀同志、吕骥同志等等,大家 都很熟悉他们的作品。湖南的音乐底蕴十分 深厚,优秀的传统音乐源远流长,在“中国梦” 时代,我们应该传承好湖南的音乐传统。饮 水思源,一定要搞清楚我们的源在哪里、根 在哪里,进而在传承和融合中创新。有一次, 我在沅陵的龙兴讲寺,是一所唐朝修的寺庙, 国家文物保护单位,在那里面的小戏台下面 坐着,亲耳听过一位 70 多岁不识字的老太 太演唱一曲没有任何伴奏的原生态民歌。听 得我热泪盈眶,为什么?我们的文化太伟大 了!一个 70 多岁的老太太,能够那么干净 地把这首民歌唱出来,这难道不值得我们追 根溯源吗?我还记得怀化档案馆珍藏着一部 叫《目莲救母》的母带,那也是我们的源。 在这里,我要特别说到的是,湖南省委书记 杜家毫在湖南省第十一次党代会上,提出了 “五个强省”,第三个就是“文化强省”。 我和夏义生等同志到北京参加第十次全国文 代会,我们上午刚听完习总书记在大会开幕 式上的重要讲话,下午省里电话就来了,说 回来后省委常委要听我们的汇报。那天汇报 的氛围非常好,杜家毫同志给了我们湖南文 艺界很大的鼓励。他为什么鼓励我们?为什 么支持我们?就是希望我们出人才、出作品, 为文化强省贡献力量。我们要深刻理解杜家 毫同志在党代会报告中说的“推动文化跨界 的融合,发展新型文化业态,打造文化创意 产业集群”。我理解,这里说的融合,一是 各种流派的融合。我们湖南也出歌唱家。比 如李谷一、宋祖英、吴碧霞、雷佳、何纪光、 张也、王丽达等。雷佳作为第五代白毛女的 扮演者,是在前四代的基础上再现白毛女, 没有融合创新精神是不行的。她还唱了《推 开这扇门》,还有在大型连续纪录片《记住乡愁》里唱的那首《乡愁》,都在我们心里 引起共鸣。这就是传承音乐文化的有益尝试, 会给观众带来新的视听感受。二是不同行业 的融合创新。随着互联网和传媒业的发展, 出现了一些跨行业的文艺表现形式和表现手 法。比如音乐与电视、电影的结合,音乐与 文学的结合,音乐与旅游的结合,音乐与茶 文化的结合,音乐与味觉文化的结合等等, 这里面确实有广阔的发展空间。三是体制内 外的人才融合创新。音乐人才不分体制内外, 我们也不应该用体制内外来区别对待,而应 该各展所长,共同进步。青年农民歌唱家张 映龙去年 12 月 16 日举办了“我爱我的小山 村”独唱交响音乐会。我赶去给他鼓掌、鼓 劲。他的歌唱得很质朴。四是传统与现代的 结合。我们应该通过持续地深入采风,做好 音乐整理与加工工作。这件事非常重要,我 曾经提出建议:抓紧将那些原生态的音乐, 像保护老建筑、老村落一样,把那些即将消 失的声音留下来。我们搞音乐,一定要立足 传统,在这个基础上来创新来传承,这件事, 要有一种“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要争当 无名英雄,让后人踩着我们的肩膀前进。

三、既要追求经典又要重视普及

毫无疑问,经典的作品是不朽的,它穿 越了时间和空间。我们谈到俄罗斯音乐就会 想到《莫斯科郊外的晚上》《如歌的行板》等; 谈到意大利歌曲就会想到《我的太阳》;谈 到德国音乐就会想到贝多芬的九部交响曲; 谈到中国的红色文化,就会想到《山丹丹开 花红艳艳》《长征组歌》;谈到改革开放就 会想到《在希望的田野上》等。彭丽媛同志 那时唱的《在希望的田野上》是多么的清新 啊!我们这些人都是从希望的田野上走过来 的,听了非常亲切、非常暖心。它使我们不 由自主地想到,我们告别了过去,我们走向 了丰收,希望的霞光染遍了我们的田野和未 来。是的,一门艺术乃至一个国家、一个地 域的文化,总是和它标志性的文艺家、标志 性的文艺作品紧紧联系在一起的。标志性的 作品是一个地方文化软实力的符号,什么样 的作品能成为标志性的作品、经典的作品? 这一类作品包含着丰富的内涵和情感,常听 常新,每一次听都会有新的感觉。比如《长 征组歌》,我是从 1976 年听起的,当时我 在邵阳纺织厂当工人。我们的前纺车间排练 了《长征组歌》。一直到现在,每次看《长 征组歌》的演出,我都能听出新的感觉。“横 断山,路难行,天如火,水似银。……毛主 席用兵真如神”,多么激动人心。当时我们 厂里一位叫韩玉波的青年工人,后来成了教 授,他担任男声领唱。他白天做工晚上唱长 征,我是搞细纱保全的,白天修机晚上听长 征,这种经历我觉得非常宝贵。还有我们的湖南花鼓戏、常德丝弦。最近我到衡阳,它 的祁东渔鼓也很有名气。还有大家熟悉的《浏 阳河》,我在参加全国文代会时,给邓东源 老师建议,我说你能不能写一首《三唱浏阳 河》?为什么呢?“一唱”是毛泽东时代的,

《再唱浏阳河》是唱改革开放时代的,“三 唱”是唱中国梦时代,这就形成了套曲系列, 把这种经典延伸下去。当然创作有自身的规 律,我这么建议,只是为了拓展大家的思维。 另一方面,我们也要注重普及,重视音乐作 品的启蒙和娱乐功能。比如说广场舞音乐, 有人认为不能登大雅之堂,我不这样认为。 我觉得它能给人带来快乐,带来健康。普及 性的音乐在群众文艺中大有市场。我觉得无 论是经典的作品,还是普及的作品,都需要 把音乐工作者凝聚起来,心无旁骛,聚精会 神搞创作。要进行重点宣传,重点扶持,重 点攻关,形成激励机制,优化创作环境,使 音乐工作者的创作潜能得到充分的涌流,从 而推出更多标志性的作品。

四、大力鼓励走出去

大开放大发展,小开放小发展,不开放 难发展。湖南音乐的发展空间要盯住开放的 空间。前两天,我生病打吊针时,看了中央 电视台四套报道“湖南杂技在格林纳达演出, 筑梦‘一带一路’”,我当时很有感触。作 为湖南省文联主席,我当然感到很自豪,因 为我们走出去了。记得有一位湘籍作曲家说 过:中国的音乐需要走出去,融入世界音乐 的海洋,要让更多的人领略中国音乐的艺术 魅力。我很认同他的理念。湖南的音乐事业 发展,必须走出去,与外省、外国的音乐家 交流,把握世界音乐的发展潮流。我欣喜地 看到,在这方面我们正在努力。当然,近期 还要做一些更加精心的修改和排练。湖南省 政协主席李微微同志要求政协对接“一带一 路”战略,对湖湘文化走出去进行专题调研。 我们文艺界应该积极响应。相信通过走出去, 湖南音乐会有更好的发展。

五、提倡做纯粹的音乐人

真正的音乐是纯粹的。大音希声,大象 无形。音乐就是音乐。我们做音乐的、搞文 艺的,一定要纯粹一点,一定要有正确的名 利观。我曾经在接受《湘声报》采访时说: 正确地追求名利是值得肯定的。什么是正确 地追求名利?我的理解是,作为一名文艺工 作者,有口皆碑曰“名”,大众受益曰“利”,这也可以说是我的名利观。一个文艺工作者, 通过不断打磨、不断创新,希望作品流传后 世,能说这不是正确地追求名利吗?

当然,做艺术要钱,做音乐要钱,再高 雅的艺术家先得活下去,然后才能进行艺术 创作。柴米油盐酱醋茶,是必须保障的,大 家都得食“人间烟火”。但艺术家不能停 留在这个层次。我们音乐家、音乐人都要 不忘自己的初心,应该不断地追求。习近平 总书记号召我们:不忘初心,继续前进。我 们音乐工作者的初心是什么?追求是什么? 我想就是对音乐纯粹的热爱,用我们的音乐 为社会主义服务、为人民服务。先进是要评 的,表彰也是要的,当了先进、受了表彰也 是很光荣的。但我认为,还有一个更重要的 奖,就是老百姓的夸奖,就是有口皆碑,老 百姓的夸奖这个奖更重要。在中国,还有 千千万万没有被评为劳模的“劳模”,也就 是“无名英雄”,他们在我们心中分量和劳 模一样重。我说的意思是,评了奖的要继续 保持,没有评奖的,只要你为人民作出了自 己贡献,你一样应该感到欣慰。我们要甘当 无名英雄!我们的心要在老百姓身上,这样, 即使将来我们走了,我们的音乐还在,我们 还会在老百姓心中,引起他们久久的想念。 这也是我要和大家共勉的。我所倡导的纯粹, 也包含这个意思。

去年年底,我和夏义生等同志参加全国 第十次文代会。开幕式上,我们现场聆听了 习近平总书记的重要讲话,内心久久难以平 静。总书记对我们文艺工作者提出了殷切的 期望,在结束语中引用孟浩然的名句“江山 留胜迹,我辈复登临”勉励广大文艺工作者 创作出无愧于时代的优秀作品。我和义生同 志回来后,合作写了一篇学习体会《潇湘无 限意,尽在初心中》发表在《湖南日报》上。 我们深切地感受到,从 2014 年文艺工作座 谈会到这次文代会,一个新的中国文化高潮 正在到来。在这个文化高潮中,我们能够做 些什么,应该留点什么?建议大家回归初心, 作一些深层次的思考。记得 2015 年,习近 平总书记在访问英国时引用了一句莎士比亚 的名言:“凡是过去,皆为序章。”我亦以 此与大家共勉,让我们在实现中国梦的伟大 征程上,为建设幸福美丽富饶新湖南贡献自 己的一份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