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富地理 > 湖湘政要文坛 > 详情

湖湘政要文坛

黎池:时

发布时间:2018-02-05, 02:24 AM      作者:黎池     来源:财富地理

读完这本宋元之际吴澄著《月令七十二候集解》,我心里一时难以平静。不仅因为作者为了传播准确的知识而细致考证的治学态度,而且因为古人为了人类生存与发展,不断把握自然与社会运行规律,提出论断,昭示后人的良苦用心。

人类与自然始终交织在一起。人类总是从自然中获得生存条件与智慧。“时”,就是人类取法自然而获得的一大智慧。

“时”是什么?

《新华汉语词典》就“时”列出了十一个义项,可见汉字“时”的内涵丰富。其中一些义项,与经济、政治、文化、社会、生态等关联度很高,对人们的观念影响很大。

《荀子•强国》讲积微,强调“月不胜日,时不胜月,岁不胜时”,只争朝夕。“故善日者王,善时者霸,补漏者危,大荒者亡。故王者敬日,霸者敬时,仅存之国危而后戚之,亡国至亡而后知亡,至死而后知死,亡国之祸败不可胜悔也。”时,在这里指自然四季的“季”。

《尚书•尧典》记载:“乃命羲和,钦若昊天,历象日月星辰,敬授民时”,“允厘百工,庶绩咸熙”。讲的是,尧于是命令羲和,恭敬地遵循上天的旨意行事,根据日月星辰的运行情况来制定历法,以教导人们按时令节气从事生产生活。时,在这里指时令节气。人类“道法自然”,取得一定成果之后,不仅百姓会遵循,而且百官也会遵循。由此规定百官的职务,许多事情便可以顺利进行了。

《荀子•议兵》记载,战国时楚国将领临武君在回答赵孝成王“请问兵要”时,说:“上得天时,下得地利,观敌之变动,后之发,先之至,此用兵之要术也。”时,在这里指时机。临武君强调,时机对于用兵很重要。

《荀子•不苟》认为,君子“与时屈伸,柔从若蒲苇,非慑怯也”。君子随着时势的变化或屈或伸,柔顺得就像蒲苇一样,这并不是胆小怕事。《荀子•仲尼》称:“故君子时诎则诎,时伸则伸也。”强调君子在时势要求屈从时就屈从,这要求大显身手时就大显身手。时,在这里指时势。“时”的内涵很丰富,这里仅举几例。《吕氏春秋•首时》对“时”进行了深入分析,强调“事之难易,不在小大,务在知时”。人们只有对客观形势和条件持有准确判断,才能把握时机,成就事业。

“知时”之后,人们开始“贵时”“敬时”。

“圣人之所贵,唯时也。”

《荀子•天论》将天、地、人结合起来看,“天有其时,地有其财,人有其治,夫是之谓能参”。强调人只有顺应天地规律,才能实现“治”。人不是完全独立的存在,而是存在于天地之间,存在于人群之中。

《尚书•皋陶谟》强调,“抚于五辰,庶绩其凝。”官员如果都能根据五辰的运行、四时的变化来处理政务,那么,许多功业便都可以建成。

《荀子•富国》在谈论如何才能使国家富足时说:“轻田野之税,平关市之征,省商贾之数,罕兴力役,无夺农时,如是,则国富矣。”“无夺农时”是条件之一。在谈到治国之道时说:“傮然要时务民,进事长功,轻非誉而恬失民,事进矣而百姓疾之,是又不可偷偏者也。”强调不能没有计划,忙乱抢时间,强迫人民从事劳动。成就事业,需要“待时”。

《周易•系辞下》引用孔子的话,“君子藏器于身,待时而动,何不利之有?”

《荀子•宥坐》记录了孔子与子路的一段对话,可以看出孔子强调修身以待时机。对话的背景是这样的,孔子往南到楚国去,被困在陈国和蔡国之间,七天没有吃过热食,野菜汤中连米粒都没有,学生们都面带饥色。这种情况下,子路上前问孔子:“由闻之,为善者天报之以福,为不善者天报之以祸。今夫子累德、积义、怀美,行之日久矣,奚居之隐也?”孔子说:“由不识,吾语女。女以知者为必用邪?王子比干不见剖心乎!女以忠者为必用邪?关龙逢不见刑乎!女以谏者为必用邪?吴子胥不磔姑苏东门外乎!夫遇不遇者,时也;贤不肖者,材也;君子博学深谋不遇时者多矣。由是观之,不遇世者众矣,何独丘也哉!且夫芷兰生于深林,非以无人而不芳。君子之学,非为通也;为穷而不困,忧而意不衰也,知祸福终始而心不惑也。夫贤不肖者,材也;为不为者,人也;遇不遇者,时也;死生者,命也。今有其人不遇其时,虽贤,其能行乎?苟遇其时,何难之有?故君子博学、深谋、修身、端行以俟其时。”孔子认为,一个人遇不遇得到贤明的君主,要靠机遇;博学、远虑的君子碰不到机遇的,大有人在;君子还是要广泛地学习、深谋远虑、修养身心、端正行为以等待时机。

《荀子•赋》表达了荀子的政治理想以及对社会的不满情绪,表现了荀子与小人誓不同流合污的政治信念与高尚人格,勉励君子即使身处黑暗时代,也要勤勉努力,相信时机即将到来。“昭昭乎其知之明也,郁郁乎其遇时之不祥也,拂乎其欲礼义之大行也,暗乎天下之晦盲也。皓天不复,忧无疆也。千岁必反,古之常也。弟子勉学,天不忘也。圣人共手,时几将矣。”

《吕氏春秋•首时》总结出,“圣人之于事,似缓而急,似迟而速,以待时。”圣人做事情,好像很迟缓,无所作为,而实际却很迅速,能够成功,这是为了等待时机。文章还具体分析了历史人物待时成事的史实。“王季历困而死,文王苦之,有不忘羑里之丑,时未可也。武王事之,夙夜不懈,亦不忘玉门之辱。立十二年,而成甲子之事。”王季历为国事辛劳而死,周文王很痛苦,又不忘被纣拘于羑里的耻辱,他之所以没有讨伐纣,是因为时机尚未成熟。武王臣事商纣,从早到晚都不敢懈怠,也不忘文王被骂于玉门的耻辱。武王继位十二年,终于在甲子日大败殷军。文章进一步分析,“有汤武之贤,而无桀纣之时,不成;有桀纣之时,而无汤武之贤,亦不成。圣人之见时,若步之与影不可离。”有商汤、武王那样的贤德,而没有桀、纣无道那样的时机,就不能成就王业;有桀、纣无道那样的时机,而没有商汤、武王那样的贤德,也不能成就王业。圣人与时机的关系,就像步行时影与身不可分离一样。“故有道之士未遇时,隐匿分窜,勤以待时。”所以,有道之士没有遇到时机,就到处隐匿藏伏起来,甘受劳苦,等待时机。

“望时而待之,孰与应时而使之!”盼望天时而等待它,哪比得上顺应天时而使它为人所用!

“待时”不是目的,“待时”是为“动时”做准备。

《尚书》记载,傅说向武丁进言,强调“虑善以动,动惟厥时”。说的是,措施一定要考虑成熟才可以付诸行动,行动一定要合乎时宜。周武王在动员各路诸侯讨伐商纣王时说:“时哉弗可失!”他认为现在是讨伐的大好时机,不可丧失!

《荀子•王制》也强调“不失时”。“圣王之制也,草木荣华滋硕之时则斧斤不入山林,不夭其生,不绝其长也;鼋鼍、鱼鳖、鳅鳣孕别之时,罔罟毒药不入泽,不夭其生,不绝其长也;春耕、夏耘、秋收、冬藏四者不失时,故五谷不绝而百姓有余食也;洿池、渊沼、川泽谨其时禁,故鱼鳖优多而百姓有余用也;斩伐养长不失其时,故山林不童而百姓有余材也。”《荀子•富国》强调“缓不后时”,认为松缓时不耽误农时。

《荀子•天论》强调:“养备而动时,则天不能病。”衣食充足而按时劳作,那么上天也不能使他生病。“所志于四时者,已其见数之可以事者矣。”对于四时的认识,人们根据它的变化规律就可以安排农事。

“知时”“贵时”“敬时”“待时”“动时”,归根结底是要“善时”。

《荀子•荣辱》在分析诸侯建立国家的原因时,列举了“举措时”一条,说明措施合乎时宜对于国家治理是非常重要的。《荀子•强国》论述了国家的三种威势,“有道德之威者,有暴察之威者,有狂妄之威者”,“道德之威成乎安强,暴察之威成乎危弱,狂妄之威成乎灭亡也”。什么是道德之威呢?“礼义则修,分义则明,举措则时,爱利则形”就是道德之威。在荀况看来,“举措则时”对于国家树立威势,走上强国之路是很重要的。

《荀子•王制》论述了官吏的职责,如太师的职责包括“以时顺修”,司空的职责包括“以时决塞”,田官的职责包括“以时顺修”,虞师的职责包括“以时禁发”,乡师的职责包括“以时顺修”,工师的职责包括“审时事”,治市的职责包括“以时顺修”,冢宰的职责包括“以时慎修”,可以看出统治者对官吏顺时而治的要求。

《周易下经•艮》称:“时止则止,时行则行,动静不失其时,其道光明。”意思是说,时机适合静止就静止,时机适合行动就行动,静止与行动都不要丧失合适的时机,如此则被抑止的道理就会大为光明。

正因为“时”很重要,所以古代典章对制定历法以遵时者提出了很高的要求。《尚书》记载,“《政典》曰:‘先时者杀无赦,不及时者杀无赦。’”如果历法早于四时节气的实际情况,就要把制定者杀掉,不能饶恕;如果历法晚于四时节气的实际情况,也要把制定者杀掉,不能饶恕。

《列子•说符》强调,“凡得时者昌,失时者亡。”凡是顺应时势的就昌盛,违逆时势的就败亡。《荀子•王制》提出“才行反时者死无赦”的观点,强调对那些用才能和行为与时势对抗的人,要坚决杀掉,不能赦免。

《荀子•非相》提出“与时迁徙”的观点,具有认识论上的普遍意义。在《荀子•儒效》中,荀况将“与时迁徙”作为大儒的标准之一,将“应当时之变若数一二”作为圣人的一个必要条件,可见荀况对因时制宜的推崇。

孔子是一位对“时”把握得很到位的圣人。他只有一个没落贵族的身份,处于世衰道微的春秋末期,可他凭着“知其不可而为之”的劲头,创立并实践了自己的思想道德体系,培养了大批人才,为中华民族留下了宝贵遗产。孟子由衷地称赞:“孔子,圣之时者也。”

这本古色古香的《月令七十二候集解》,勾起了我平时阅读经典留存在大脑中的一个词——时。父亲名时望,由此我想起了父亲。受父亲影响,我六岁开始学习书法,研读经典,心悟书法在修身、悦己、交友、传道上的功用。二〇一五年十二月,我把《月令七十二候集解》用长卷的形式写下来,既存古本,又传新意。将长卷付梓,可以说是一次传道吧。

二〇一六年清明前夕于长沙归真阁。

(本文系《黎池书法作品集之月令七十二候集解》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