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富地理 > 湖南文艺传 > 详情

湖南文艺传

诗人雪马:我的祖国只有两个字

发布时间:2017-05-18, 03:19 AM      作者:刘鑫、周志男     来源:

中访网:常说诗人有诗意的生活,在生 活中,您什么时候最快乐什么时候最伤心?

 马:写出了好的诗歌最快乐,伤心于生活有时的无奈。

中访网:您出版了好几本诗集,能具体 说说您出版这些诗集时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吗?

 马:已出版了三本诗集《雪马的诗》《乳房开花》《雪马短诗选》,最新诗集《我 的祖国》也即将出版。怀着内心的喜悦期待 自己孩子的诞生。

中访网:您心目中的英雄是谁?为什么?

 马:没有具体的人,只是些平凡的人,做出不平凡的事。

中访网:您现在所拥有的物质财产是什 么?这些财产对您的意义是什么?

 马:我目前拥有的物质财产是我所 收藏的书画,这些书画上面虽然署的是书画家的名字,但我时常拿出来欣赏其中精彩的艺术,能让我的精神无限愉悦和享受。艺术既是物质的财富,更是精神的财富。

中访网:作为一个诗人,您生活中最重 要的里程碑是什么?

 马:写出了爱国诗篇《我的祖国》,是我作为诗人的里程碑,现已成了我的标志性作品。从那以后,爱诗者们,吟诵此诗,即知我也。

中访网:读了您的诗歌《我的祖国》,热血沸腾,全诗充满爱国情怀、豪情壮志, 在您看来,祖国对您意味什么?

 马:祖国是我赖以生活和成长的精神故土。

中访网:请问您为什么会选择走上写诗歌这条道路?

  马:诗歌触动了我的灵魂,使我不得不去言说。

中访网:您诗歌的取材和灵感是否来源 于您的生活经历?

 马:万物皆可入诗,关键是什么打 动了你,触动你心去赋诗。

中访网:在拜读您的《我的祖国》时不 难从字里行间感受到强烈的爱国情怀,请问,您眼中的爱国应该是什么样子?

 马:爱国,就是爱祖国,爱家乡,更爱身边每一位同胞。真正的爱国不是盲目的和疯狂的,是人在祖国处于和平或危难的时候,都从内心深处真情流露出来的,流淌在每个人的灵魂里催人奋发向善。

中访网:就爱国这一话题,您有什么想 对国人说的么?

 马:每一个人都应该热爱自己的祖 国,我热爱我的祖国,中国!

中访网:大家都知道您是一位行为艺术 家,在 2010 年 9 月影响比较轰动的“雪马跳海”爱国行为艺术和 2013 年 12 月的矗立成雕塑抗议日本的“尊严”爱国行为艺术,那周围人有没有人会觉得您是在炒作?那您是如何看待或是处理的?

  马:这样的声音是常有的,不过,嘴巴长在别人身上,应该让别人去说吧。诗人保有自己的良知和原则就可以了,当然还应时常保持思想的先锋和敏锐,同时具有超前性和批判性,甚至预言性。

中访网:您是什么时间开始诗歌写作的?写诗的这些年有没有遇到过困惑或是瓶 颈?您是如何处理的?

 马:高二开始写诗的。每个写作者 在不同的人生阶段,都会遇到写作上的困惑,只要心灵去不断顿悟,写作也就会不断豁然洞开。

中访网:在您看来诗歌在您生活中扮演 怎样的角色?

 马:诗歌使生命增光添色,在我的 生活中举足轻重,甚至意味着一切。金钱与权力总会过去的,唯有好诗歌才能留下来,并抵抗住时间的流逝。

中访网:您一般什么时候开始诗歌创作?从一个诗人的角度,您希望别人记得您的什么?

  马:黑夜总是诗人最好的伙伴,常给予了我很多灵感。我希望我不在人世的时 候,别人还能记得我的某句诗歌。

中访网:诗人有着敏感的思绪,也有风 花雪月的爱情故事,您怎样理解“爱情”? 那您有没有刻骨铭心的爱情?可以详细分享一下吗?

 马:爱情不可言说。我希望能赴一场刻骨的爱,有一段铭心的情,人生便了无遗憾了。

 

                                                   ——刘 鑫 / 中访网文化事业部主任、湖南省作协会员 周志男 / 宁夏广播电视报记 者

 

谭仲池:雪马短诗所生发的意象,寓含 的思想和情感的灵魂晶莹,编织的诗语珍珠, 真还有些“雪”的淡雅与清丽,“马”的俊 朗奇崛。在这样的诗里,诗人的修辞技巧与 用字贴当达到了一定的高度。雪马已经在诗 歌的原野上飞奔,我想他的前头一定会有光 辉四射的诗之高塔在召唤他永不停蹄!

 

李亚伟:雪马的诗歌出众之处我认为有 两点:一是他对当下世界的津津有味的态度, 酸甜苦辣一律通吃,他的诗歌,从生活回归 到字面,其感悟是超群拔类的;二是他干净 利落的技巧,在一首小诗里,从生活最里面 继续往深处挖,能很轻巧地挖到智慧的层面 上去。雪马这样的诗人在咱们这个质量抓得 不怎么紧数量却相当宽松的诗歌行当里,真 的不是很多。

 

车延高:雪马诗歌的风格是简练的,简 练到他满意的极致,有刻刀般的犀利,不是 入木三分,是入骨三分,是亚疯子秉持灵性 对自己所膜拜的灵与肉的痴情篆刻。缪斯是 否喜欢雪马我不知道,但我知道雪马是痴迷 缪斯的,是从骨子里爱诗的,所以诗歌对雪 马是一种毒药,上了瘾一生不可戒。这也许 就是诗人的追求,与诗歌同生死。雪马可能 不会骑马,但雪马是一个想在诗歌前沿奔跑 的诗人,我不问雪马到底有多先锋,我只欣赏雪马先锋性的光芒。

 

谭五昌:雪马属于起点比较高且方向非 常明确的优秀诗人,他在近十年前就写出了《我想抱着女人睡觉》这样外表先锋实质内 涵丰厚的佳作,几年前又写出了震撼人心广 泛流传的爱国诗《我的祖国》,雪马几乎是 刚走上诗坛就确立了自身鲜明艺术风格的先 锋诗人。

 

谷传民:对于雪马,我所认识的初步印 象就觉得有点“异类”,这不仅是其“异类” 行为给我带来的印象冲击,更重要的是他的 诗歌在我审慎的判断中,让我在诗歌今天的 迷茫中看到了一束别样的光芒,且让我对诗 歌的未来前景多了些希望。与其说对雪马本 人开始产生了一定的兴趣,不如说对雪马的 短诗有必要引起重视。一首有望成为经典作 品的短诗《我的祖国》寥寥几行,却把中华 儿女对祖国母亲的一片赤子之情表达得淋漓 尽致。事实上,至今我对短诗是非常推崇的。 随着商业经济的不断发展,尤其人们生活节 奏的加快,那些裹脚布一样的长诗已不符合 时代的节拍。因此,我认为雪马的短诗应有 资格为中国的诗歌树立一面旗帜,尽管今天 的诗歌环境一再萧条冷落,但相信有了雪马 以及雪马一样诗人的坚持,中国的诗歌一定 还有未来。就雪马的诗歌特点和风格而言, 我个人认为他的诗歌已经自成一家,或许还 可以流行一时,“雪马体”诗歌的未来不是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