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富地理 > 湖南文艺传 > 详情

湖南文艺传

脚印(外十四首)

发布时间:2017-05-18, 03:50 AM      作者:赵厅     来源:

湖南文艺传·

           赵厅,笔名汀兰,曾用笔名厅厅乐, 1985 年出生,湖南湘乡人,湖南 省作家协会、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2008 年毕业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 现工作于湖南省公安厅。夜深人静时,喜好优美的文字踏着星光的温柔 在指尖跳舞。2015 年 12 月开始接触诗歌,迄今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和 网络媒体发表诗歌 200 余首。诗句灵动飘逸,诗意柔情细腻,诗者不忘

赵厅,笔名汀兰,曾用笔名厅厅乐, 1985 年出生,湖南湘乡人,湖南 省作家协会、湖南省诗词协会会员。2008 年毕业于中国刑事警察学院, 现工作于湖南省公安厅。夜深人静时,喜好优美的文字踏着星光的温柔 在指尖跳舞。2015 年 12 月开始接触诗歌,迄今在全国各类报刊杂志和 网络媒体发表诗歌 200 余首。诗句灵动飘逸,诗意柔情细腻,诗者不忘初心。

 

脚印

 

在一片耕耘过的泥土地上

赫然写着一串脚印,深深浅浅

第一次,我含着泪读

 

脚印沉睡在如歌岁月里

掩盖着人来人去的悲欢离合

你藏入的遗憾,我说

正是泥土地吐出的秘密

 

收不住一树开花的躁动

唤不住一个熟悉的名字

我在放逐中等待

你却在等待中放逐

 

春雷的誓言击落一夜烟雨

惊醒过后的滚滚云海

惆怅了那一眼模糊的脚印

 

不,那一眼焚灭成灰

不,那一眼再期相逢

 

脚不在,印在

 

对家乡的表白

 

没看见,遇上的朝阳睁开乡村的眼睛

没看见,遇上的月亮在村口的井里越洗越白

 

没看见,遇上的白天在阳光下越晒越黑

没看见,遇上的黄昏催赶落在桥头的麻雀

 

没看见,遇上山顶的云喊也喊不回来

没看见,遇上老屋的门虚掩了儿时的梦想

 

没看见,遇上的春天没有躲藏的地方

没看见,遇上开花不长叶的树结出梦的果实

 

没看见,遇上的乡亲在改变乡村的颜色

没看见,遇上今天的自己在向你偷偷表白

 

有一种表白,叫做故意遇上你假装没看见

有一个定义,叫做无论走到哪根就住在那

 

 

我对大地有一个贪念

想拧干她最后一滴爱

供养归列尘埃前的众生

 

我对日子有一个贪念

想她可静可动,可飞可停

留存几寸空白胡思乱想

 

我对文字有一个贪念

想她今夜唤魂附体

私语遮不住的春潮暗涌

 

梦,关乎生命

 

我做了一个梦

梦见自己怀孕了

 

梦见孩子一声一声

从一个世界爬进另一个世界

 

梦见医生拿孩子的眼泪

一粒一粒缝在刚撕裂的伤口

 

梦见产房外的男人一页一页

翻着,生命被疼痛命名的书

 

又梦见,孩子不是孩子

是自己藏在了自己的肚子

 

 

我把睡去的呓语

洒在月光下

月亮燃烧了

我看到的火

又不是火

 

我把揉碎的梦

倒入河里

河流哭了

我看到的眼泪

又不是眼泪

 

我想把醒来的混沌

安放在前世

前世是一部戏剧

我看到的结局

又不是结局

 

 

草原,就是一颗草

在不断奔跑

直到地老

 

人间,就是夏娃

在不断采撷被禁的“罪恶之果”

直到伊甸园的知善恶树

不再开花

 

而你,是否静静地守着

那一轮冷冷的月

在夜的最深处

绽放一朵远古的想象

 

 

花残香逝,烟锁楼里

你饮三世离愁

化在盏里

 

衣袂飘摇,风在水里

我裁一寸光阴

缝在心里

 

不明不白,这里那里

三生石上许浮生情长

缱绻千里

 

念你如初

 

夜未央,心相印

星星点亮季节的转角

灯火填满初冬的空白

 

携一帘幽梦

阑珊处伊人不在

吹一曲萧音

 

指尖的冰凉缠绵悱恻

执一壶残酒

瘦影问天,何处诉衷肠

 

望穿红尘梦

陌上花落

一瓣心香舞婆娑

 

轻捻时光的痕迹

岁月已暮

一叶相思坠流年

 

 

天边簇拥的云朵是白色的

站在林梢俯视的沧水是白色的

记忆里的哀伤是白色的

 

只有低低升起的月亮

透着淡淡的黄

 

也许,早早溜出来的

月光不再温暖

这个白色的季节等待盛开

 

截了,留住你

 

一束长发丝在云雾里老去

像北方的冰雪在浴火里焚烧

 

冰与火的碰撞

正是你最后的呐喊

 

停不住碎片里的脚步

挽不回散落的长发

我愿在冰雪里凝结

 

不要沉默,发如雪

截了,你一半,我一半

 

夏夜之吻

 

夏夜,洒落一地星辰

点亮人间的灯火

 

阑珊处,云雾缭绕

甘露吻遍青草

 

一抹霓虹,忽明忽暗

两斜长影交织成绳

轻摇轻曳

 

多想拍下这幅美

唯恐快门惊厥你的嘴

 

晚风轻轻吹

驱散夏的炎热

怎也灭不了爱的狂热

 

起风了,真好

那线绳拧得更紧了

 

九月,回乡

 

干柴遇上烈火

炉灶内雀跃着村庄的斑斓

 

炊烟回眸落霞

秋色阑珊处弥漫着家乡的味道

 

勾一纸丹青织一世情

画笔弓成了问号

胭脂无暇缄默

 

一辈子太长,长不过秋水

一辈子太短,短不及浮光

 

一丝浅笑,掩不没纷扰

一声低吟,扯不断情缘

 

指尖溜走的风情,悄悄

藏在一片飘零的枫叶上

 

 

从唐朝飞来的一声叹息

穿越了千年,徘徊

在一张薄薄的脸上

 

那个红枫秋月里的离人啊

春花渐落也终不见影

 

一代风华,青灯孤伴

道观里的玄机在诗词里放逐

经年的思,一生的情

 

风卷残云,她不是她

二十六岁那年吟出的诗

养不活花

 

一千年以后

当年的离人在长安城里

打听一位鱼姓女子的玄机

 

不要告诉他

女子在打坐,正在诗词里

 

 

我试图走近你

你驮着残阳一路西沉

我咽不下自己呼出的风

只好站在干枯的树杈下

拾起一片刮落的信笺

信笺上没有你的消息

有一行字

请你流下一滴泪

让我再尝一回青涩的滋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