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富地理 > 文脉 > 详情

文脉

黄庭坚:笔下烟云任平生

发布时间:2015-05-27, 12:05 PM      作者:王宏      来源:

宋朝只有一个人擅长写大草,那就是黄庭坚。

  黄庭坚和他的老师苏轼有很多相似的地方:才华横溢,人品如玉,正直清明,旷达乐观,在喜欢矫情的文人队伍中也是难得的真性情。还有一点几乎是一模一样:在官场上,他和苏轼一样倒霉,很少有站对了队的时候,所以一生也是从这里贬谪到那里,最后贫病交加地客死异乡。这北宋的两大文豪,两个最天真可爱的传奇般的天才,老百姓眼里最好的官吏,都只落得生前身后名。不过值得庆幸的是宋朝没有文字狱,对文人的政策相当宽松,这二位若是置于清朝或者“文革”,恐怕成名的机会都没有就化作清风去了。更何况他们似乎也不以放逐为苦,因为他们的乐趣实在太多了,诗词、书画、丝竹、养生……没有什么苦难可以困住热爱生活、精神丰富的人,而且还是那么豁达乐观的人。

  黄庭坚留下来的草书只有狂草,这让我很是惊喜,在精致内省的宋朝,文人习气过重,连苏轼都强调书法的书卷气和士气,满目优雅平和的书卷中,看见黄庭坚大开大合的草书,我的心头狂跳,一股不平之气在字里行间激荡冲击,线条桀骜不驯,简直带有杀气。这是典型的黄庭坚,倔强、沧桑,如果只论书法,黄庭坚绝对是大宋最有男人味的男人。他自己也毫不客气地夸奖自己的草书:“如此草书,他日上天玉楼中,乃可再得耳!书尾小字,唯余与永州醉僧能之,若亚栖辈见,当羞死。”这可不是自吹自擂,苏东坡47岁时写的绝品《寒食帖》名震天下,18年后,黄庭坚以大字行草为他的诗歌题跋,称为《东坡黄州寒食诗跋》,精彩绝伦。他苍古磅礴的题跋和东坡苍茫而不失秀润的诗作在一起,真是珠联璧合。至此,黄庭坚已自知得草书三昧,已经大彻大悟了。他说,现在的文人很少得到古代书法的真谛,以为用笔左缠右绕就叫做草书,不知道与篆隶的法则是一样的,数百年来,只有张长史、永州狂僧怀素,还有我自己三个人悟出这个道理。这不是目中无人、骄傲自大的说法,这是他带着天赋经历了几十年的苦练才有的自信。

  黄庭坚最酣畅淋漓的大草作品是《范滂传》,现在已经不见真迹,但是传说,已经足够让人热血沸腾,刻本也可以让人情不自禁,这使黄庭坚的形象更是高大。那时他在宜州,广西的一座小城,他生命最后的时光就是在这座小城度过。在这里他收了一个弟子叫范寥,这个人也是个奇才,富家子弟,豪放不羁,喜欢行侠仗义,一月之内将其父给予的财产花光,投奔到一个知州府上,以其精妙的书法和高妙的文理得到信任,知州死后他却卷其珍贵瓷器失踪了,后来黄庭坚死后,他便卖了这些珍贵之物为黄办后事。就这么一个有侠气又诡谲的人却对黄庭坚心悦诚服。那年夏天,一个雨后的黄昏,范寥拿着一沓宣纸和《范滂传》来到老师的书房,请他书写这篇文章,以宣泄“党锢之祸”的苦闷。黄庭坚取笔便书,全然忘记了暑热,虽大汗淋漓亦觉痛快。当写到范母送子时,黄庭坚哽咽难书,紧紧握住笔,激动地对范寥说:“信中(范寥字),党锢之祸,以至于斯,天下忠义为之扼腕叹息,其忠烈之举,大义凛然,千载之下,犹觉生气逼人!”说罢,用力一折,笔端断之。范寥知道此时开口也是多余,默默地递过笔,让老师把这段悲愤一并写入了《范滂传》。这是后汉书中的一篇人物传记,范滂的殉道精神就是为他的人生信念做好的注释。人书俱老!丝毫没有逆境中的疲倦,苍劲昂扬,这是心手两畅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