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富地理 > 文笔 > 详情

文笔

病源(外一篇)

发布时间:2017-01-04, 08:14 AM      作者:黎玉怀     来源:财富地理

        她四十岁时就开始吃着各种调理身体的药物,近二十年来没停过,至今身体却还是面黄瓜瘦。人称她为“药罐子”,从人们撇着的嘴唇边似乎透出这三个字中还隐藏着另一种意思。

  她逢人就扳着指头诉说:自己血压180的100;血糖11点;心率每分钟90。她尽管卧蚕松垮,人颜比同龄人憔悴许多,杂乱无章的鱼尾纹处还常残存着灰暗的碎渣。但精力却出奇的过剩,记忆力也超乎常人。

  她不爱在家闲坐,喜欢串门,自家的家务却做得稀汤泼水,厨房内蚊虫飞舞。她常端着饭碗或茶杯打着绵长而又响亮的饱嗝,在前后左右邻里转悠。一路下来,便有许多收获:谁家婆媳关系是因为女儿从中作梗造成不和;谁家夫妇间缘由父母的负担摊派而别扭不断等等;至于谁家来了什么客人,是什么目的来;谁去哪里,干什么,她都要问出个究竟;张家长,李家短,她都心中有数。她于是寻找对象及时把这些消息发布去出:她嘴对着别人耳根戚戚私语,眼睛却不停地扫着四方,不时扯扯对方衣襟,或是拍拍背、肩。谈话结束,她每次都不忘嘱咐对方“莫对别个讲啊,莫话我讲的啊”。于是眼角眉梢带着一种成就感的笑意离去,继续寻找下一个目标。于是有人说她喜欢到处放烂药,并送两个诨名“包队干部”、“新闻记者”。她去串门时,还总在门外先站站,观察房里都是些什么人,讲着些什么话。对有些她当时没听清楚又有些疑问的话题,即便数天后也要寻找机会通过第三者求证,看是否与她相关。二十年前,她说下边屋的一寡妇家里有双男人拖鞋,惹得屋场里沸反盈天,差点出人命。他家“木脑壳”老公一反常态,气愤地训斥她:专搞鬼事,白天喜欢牛斗架,夜里愿看火烧山……。她披头散发手握甲氨磷农药瓶,一把鼻涕一把泪,在地上滚得一身泥巴。从此“木脑壳”更加木脑壳了,她因祸得福,在家里和邻里都彻底赢得了话语权。邻里间这些年来虽因她常生出些小摩擦,但从来就无人愿意——也不敢和她对质,都知道她有病,怕遇麻烦,难负后果。她成了众乡邻心目中非常敬畏的人物。她虽不缺物质,但整天疑心别人背后说她的坏话,日子无端地过得枯燥,不顺心。

  秋后,天气凉爽了许多。她虽然照样还尽着“包队干部”“ 新闻记者”的职责,但身体老觉得力不从心:失眠多梦,头晕耳鸣,胃口不好,浑身燥热。吃了许多西药,还是不凑效。她决定去镇医院找口碑不错的华中医看视。

 “补心丹用柏枣仁,二冬生地与归身。三参桔梗朱砂味,远志茯苓共养神。或以菖蒲更五味,劳心思虑过耗真……”敬业的华医生正习惯地、摇头晃脑地吟诵着《汤头歌诀》。把脉过后,华医生从心肝脾肺肾金木水火土五行相生五行相克阴阳平衡天人合一等等,讲到七情六欲。最后道:“《黄帝内经》讲,怒伤肝,喜伤心,忧伤肺,思伤脾,恐伤肾,百病皆生于气。从你的脉象看,是忧思过重,引起五脏不调,导致脾不化谷,才出现诸多不适啊。要想人的病体康复得好,光靠药物治疗是不够的。自身的心态、心情,心境是起着决定作用的。”

华医生一边讲着话,一边用钢笔在方笺上漫不经心地划着。她想知道医生在给她开什么药方,伸头一看,纸上竟是规规矩矩的五个正楷字:“心静自然凉。”

上一条:难解乡愁 下一条: 特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