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财富地理 > 序跋 > 详情

序跋

历史文学有浪花——胡玉明《走读浏阳罗汉》序

发布时间:2017-01-04, 08:22 AM      作者:唐浩明     来源:财富地理

         玉明钻研历史,写出了特色,激活了历史文学爱好的浪花。

  文学无止境,文学需要激情。没有想到,玉明把眼光盯住浏阳这块沃土后,继续在史海钩沉的道路上艰苦前行,《走读浏阳罗汉》就是他用激情和汗水,辛勤耕耘的又一结晶。

浏阳,因为浏阳河一首歌——“世界把名扬”。 浏阳人杰地灵,历史文化底蕴非常厚重。玉明把情感扎根到了这块沃土,他注重把脉近现代历史的重大事件和人物,沉醉其中,笔耕不辍,甘于艰苦“淘金”,“碎片”成读者的食粮,不仅展示了他的历史文化情怀,而且掀起了他的文学爱好浪花。

  2015年6月,玉明到我的办公室,畅谈了赴海南省走读调研罗汉(浏阳小河乡人)同志在琼崖从事革命斗争的情况。余以为,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同时需要奉献精神。

  写作有缘,有缘人自然努力。

  玉明真的舍得下功夫,他是完全靠自觉自愿的精神去创作的。因为他只用了不到二年的时间走读,终于从浩瀚的文史资料中,把握了有关“碎片”。这么多年对他的了解,不仅有热情,有爱好,而且有灵性,有悟性,有较好的理念。

  ——铭记历史需要智慧。写革命历史人物具有意义,因为历史是人类过去得失的总结。罗汉同志是浏阳的一个历史人物,他在1918年就考入北京大学,历经“五四”运动,是“火烧赵家楼、炮打章宗祥”的直接参与者、组织者;随后赴法国勤工俭学,参加里昂大学斗争;是赴海南最早传播马列主义的青年学生(第一个共青团的书记)。他投身北伐,参加东征,是国民革命军第四军的党代表兼政治部主任,渡海赴琼讨伐军阀邓本殷,取得胜利后,担任中共琼崖特别支部书记(第一个中共海南党的书记),他是中共琼崖一大的重要领导成员,兼任国民党工作部部长。他有缘先后直接与当年的历史风云人物一起共商国事,参加和见证中共早期,包括第一次国共合作时期的许多大事,特别是与陈独秀、毛泽东、罗章龙、周恩来、李立三、蔡和森、王若飞、邓小平、叶剑英、陈公培、鲁易、叶挺、宋天放、李梅羹、匡互生、徐成章、王文明、王器民、王大鹏等许多革命先贤和先烈的经历有联系,悠关民族复兴大业的过程,特别是与陈独秀晚年相处,相关联系的许多重大活动紧密,对研究有关历史具有积极意义,富有文史价值。玉明从有关侧面把握,为丰富二十世纪湖南人物的精彩故事作出了努力。这是一种弘扬革命先贤爱国情怀,强化理想信仰和精神支柱的具体体现。

  ——审慎把握写作沟通联系。文学需要激情。写作党史涉及的人和事,十分重要,非常丰富,也比较复杂。浏阳在二十世纪的风云变幻时代,有罗汉这么一个重要人物产生出来,非常难得。他在五四运动史上、早期的共青团团史、海南岛的党团建设史上,都有其重要足迹,都有明确记载。罗汉是家乡人民的优秀儿女,值得追忆。玉明在缅怀宣传革命先驱,如何把握运用的方面,坚持求真务实,积极争取各级党政重视和支持,终于把好事做实、做成功。

  ——把握好历史节点和重点。陈独秀是党史上的重要人物。毛泽东在延安时期就有专门评价,将来写党史还是要宣传他的功劳,五四运动他是“总司令”。他是新文化运动的旗手,影响很大。但是,又因为很多历史原因,特别是当年共产国际的历史因素,他受了不少影响,“托陈问题”就是之一,罗汉也有牵连。如今,政策有新的动态,注重反映陈独秀的文章多一些了,也有陈独秀的传记,陈独秀“脱帽”的问题,史学界的人们也很关注。

  玉明在回眸这些节点方面,坚持客观把握,关注政策。较好地融会“历史是人类过去得失的总结,历史是最好的清醒剂”的理念,自然客观反映和对待这些历史人物,辨证认识历史人物所处的历史发展阶段和特殊复杂原因,追寻他们的足迹,把脉历史发展的规律,自然是历史和文学的浪花。

  ——传记文学折射的创作视野。玉明还这么有激情,看不出也是年奔花甲之人,还能以一种精神,倾注对历史文化的关注,潜心学习,专注研读和写作,这是不容易的事,也是不简单的事。于其个人而言,这也是一项文化和文学课题的创作工程啊!

  玉明的业余时间和精力,这些年基本都花在了写作和文化建设的事业上。《沉醉湘水》《浏阳潭湾梦》都是研究浏阳文化、湖湘文化的专著。特别是湖南金融作协成立后,大力倡导“金融人写作金融”的活动,在短短的一年多时间,就主编和出版了两部作品《金海银歌》(主编:罗鹿鸣、胡玉明)、《融悟》(臧海熊、胡玉明著),这些作品,都饱含着他积极的奉献精神。

  这次写作,玉明用传记思维,以随笔纪实的形式为切入点,反映罗汉的“故事”,把历史人物放在当年的历史文化、政治、经济、社会背景下进行思考,与当年的历史风云际会人物相关联,“碎片”处理,有所展现,不仅更客观,而且更加丰富多彩,为历史文学增添了一朵浪花。

  罗汉是时代的精英,浏阳人民的骄傲!

  罗汉文史确实有浪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