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活动策划 > 详情

活动策划

礼赞湘江策划活动

发布时间:2015-06-02, 08:13 AM      作者:赵涛     来源:

《财富地理》特别策划

礼赞湘江·湘江流域文化与经济重要课题大型调研活动分四次进行,以文化为经,以经济为纬,通过采访、考察、调研、出版等多种方式,深入解读湘江的精神内涵,深度聚焦区域文化与区域经济的发展理念,深情凸显湖南人民为推进富民强省、构建和谐湖南所谱写的崭新篇章。

——全程记录湘江北去的文化源流;

——全新揭秘惟楚有材的性格基因;

——全景呈现湘江——湖南的莱茵河的文化地理和经济地理。

1、湘江北去

湘江——湖南人的母亲河

吾道南来,原是濂溪一脉;大江东去,无非湘水余波清代学人王闿运题写在岳麓书院的对联,传承着久远的湖湘气魄。

    湖南,以湘为名。自古以来,湘江就是湖南省最重要的通江达海大通道。雄踞湘江两岸的岳阳、长沙、湘潭、株洲、衡阳、永州无一不是我省主要工业城市,70%的大中型企业都会于此,两岸工农业总产值占湖南全省的60%

2、指点江山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

湘江映照出湖湘文化汇合百家、兼收并蓄的开放精神。在古代的湖南,这种汇合包括以下几个方面:其一,是不同民族文化,如越文化与楚文化之间的沟通与融合。其二,是湖南内部不同地域文化之间以及湖南与其他省区文化之间的沟通与融合。其三,是不同学派,如法家、道家、儒家以及佛教与道教、宋学与汉学之间的沟通与融合。其四,是与外国文化之间的沟通与融合。到了近代,最后这一种交流与融合,显得更加突出和有成就。

甲午战争,中国海军的惨遭覆灭,标志着洋务运动的彻底破产,同时也引发了一些先进的中国人重新思考救国之道。于是中国人向西方学习便进入了第二个阶段,即从政治和法律等制度层面进行学习。首先是戊戌变法,它虽然是由广东人康有为和梁启超发动的,但当时最有成效的变法活动还是首推湖南,而其中的骨干则是谭嗣同和唐才常。谭嗣同和唐才常为变法而献身的精神是十分感人的,然而也正是他们的流血使人们认识到,改良在中国已经行不通,只有通过革命手段,建立西方式的民主共和国,才是拯救国家的唯一出路。于是,黄兴、宋教仁、陈天华、杨毓麟等人,都纷纷走上了民主革命的道路。他们在孙中山为首的同盟会的领导下,经过反复起义,终于成功地进行了辛亥革命,推倒了封建帝制。

把湘江建设成湖南的莱茵河--上世纪80年代中期,湘江就确定自己的目标。虽然距这个梦一般的目标还有较长一段路要走,但这并没有成为放弃追梦的理由。交通部、国务院经济技术社会发展研究中心和湖南省政府曾邀请30多位经济学家、航运学家和有关领导,对湘江进行了翔实的考察后认为:湘江可以作为我国内河重点开发的试点。时任交通部部长钱永昌提出,把湘江建设成为中国的莱茵河 

湘江与莱茵河,分处欧亚大陆东西两端,长度相差不多,年均径流量几乎相等,自然条件比较相似。然而,莱茵河年运输量却是湘江的14倍。于是,莱茵河成了湘江航运开发的终极目标。 198610月,湖南省编制完成的《湘江规划》明确了湘江以航运、发电为主,结合灌溉、防洪等综合利用效益的开发任务,提出九级开发整治方案,以梯级渠化和航道整治相结合的方式,使湘江苹岛至城陵矶717公里达到三级航道,远景湘桂运河按三级航道标准建设。 

根据《湘江规划》确定的湘江开发任务和近期开发重点,湖南省加快了湘江水资源的开发步伐,加大了湘江航道建设的投资力度。八五期间实施了株洲至城陵矶257公里千吨级航道整治工程。九五以来,在衡阳以下河段相继开工建设了大源渡航电枢纽和株洲航电枢纽,极大地改善了湘江下游航道的通航条件。在衡阳以上河段相继开工并建成了潇湘、近尾洲两个水利水电枢纽,浯溪水电枢纽已于200511月开工。目前,湘江苹岛以下河段规划的8个梯级,已建和在建梯级已达5个,另外,土谷塘航电枢纽和长沙综合枢纽已列入湖南省十一五建设规划。 

大源渡和株洲航电枢纽工程分别是九五十五国家重点建设项目和交通部内河航运建设开发示范工程,成功探索出了一条航电结合、以电促航、滚动发展的新路子。它们的建成,使衡阳至株洲182公里航道由原来的300吨级提高到1000吨级,并与株洲以下已建成的千吨级航道对接,使衡阳至城陵矶439公里三级航道全线贯通,在正常水位条件下,可通行千吨级顶推轮驳船队,实现了湘江与长江相连及干支直达、江河联运、公铁水合理分流的目的。 

交通部规划研究院院长徐光表示,湘江航运建设开发探索出了一种可供借鉴的内河航运开发模式,成为九五以来我国内河航运建设中的一大亮点。

  张春贤一到湖南,便反覆强调要大力发展经济,让更多的人富裕起来。与人谈话,甚至是会见外宾时,张春贤提到最多的就是「富民强省」四个字。有人统计,去年10月张春贤在湖南省第九次党代会作主题报告时,37次提到了「富民强省」。张春贤一上任,就对老百姓做出承诺:「你们有什么建议,可以直接找我。」此后,他每个月收到的群众来信有2,000多封,这些信大都是对湖南发展的建言献策,成为省委制定政策的重要依据。为了更好地利用「民智」,去年10月省委九次党代会召开前夕,张春贤号召全社会开展「迎接党代会,共谋新发展」的献计献策活动,省委向各界发出5万多份信函,「点对点」地问计于党内外群众。 这一举措,得到了社会各界的热烈响应,来信来函有九千多件。张春贤用高见良策四个字,评价这些来自老百姓的建议和呼声。 他认为,湖南要办好事情,大主意来自老百姓,也就是基础在群众,这要成为我们的指导思想。不能让综合素质高的人吃亏,不能让干事的人吃亏,不能让老实人吃亏。张春贤认为,不能让三种人吃亏,实质上是一种用人制度的进步,体现的是公开、公平、公正的用人原则。    

2007711日,周强在视察湖南省文联工作时着重指出:湘江孕育了湖湘文化,湘江孕育了湖南人民。我们可以通过礼赞湘江这个题目,通过各种艺术形式,小说的、戏剧的甚至舞蹈的,来礼赞湘江,说我们中国有一条江像欧洲的莱茵河一样甚至比莱茵河更美,这就是我们湖南的湘江。湘江出了多少中国的名人、伟人,湘江又孕育了湖湘文化。我们怎么样来礼赞湘江、赞美湘江、讴歌湘江?可以写一曲《湘江之歌》,可以搞一台《湘江》的节目。这对宣传湖南、推动旅游业的发展、推动文化产业的发展会起到很好的影响。可以通过各种艺术形式、各种艺术作品,包括电影、戏曲、音乐,让国内外旅游者、国内外的人们感到湘江比莱茵河更美,把湘江叫得更响、更美,那对湖南经济社会发展,为湖南文化事业的发展将作出巨大的贡献。

3、中流击水

优势产业的合作。有重点地发展有色金属、机械、石化、食品等行业合作领域,形成产业集群和规模优势,围绕龙头企业,在区域内建立招商项目转让机制,促进关联企业地域上的集聚,加速形成产业集群。推进农业产业化进程。建设现代农业强省。形成有区域特色的农业产业布局。加紧建立湖南与粤港澳地区农副产品的绿色通道,努力构建泛珠三角区域的农副产品加工供应基地。

工业化,已成为湖南人最大的梦想。1970年,毛泽东同志视察湖南时,曾询问省委领导:“10年能不能建成工业省?话语中,几多热切。2001年,湖南省第八次党代会决定,大力推进工业化。人们曾高呼:从工业中杀出一条血路来!言辞间,满是壮烈。走进十一五,湖南省委、省政府提出,加速推进新型工业化。省领导坦言,这是湖南发展的潜力所在,出路所在,希望所在。新型工业化,无疑是一幅壮丽的蓝图:她是新世纪新阶段的中国加快实现工业化、现代化的重大战略;她新就新在以信息化带动工业化,以工业化促进信息化,新就新在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资源消耗低、环境污染少、人力资源优势得到充分发挥。

促进中部地区崛起,是党中央、国务院做出的重大决策,是落实促进区域协调发展总体战略的重大任务。中部自古以来就是必争之地,在全国各区域间的协调发展中起着重要的支撑作用。地处中部,作为我国中部地区人口和资源大省,湖南蕴藏着巨大的经济发展潜力,具有独特的后发优势,但在引领区域经济上台阶、求跨越的同时,也潜伏许多诸如观念陈旧、滥取资源、产业与科技脱节等一系列发展瓶颈。如何抓住机遇,在发挥承东启西和产业发展优势中崛起,是湖南经济发展的重大课题。

在全国城市群中,长株潭可谓结构独特。打开湖南地图,我们发现,长株潭三市鼎足而立,彼此相距不足50公里,形成一个等边三角形,三市市中心则是三角形的三个顶点。再细看,洞庭湖干流湘江自南向北穿过三市境内,长沙、株洲、湘潭犹如江边三颗明闪闪的珍珠,错落有致地点缀在湘江两岸。人类社会的发展史表明,人类的活动及其家园的兴建,首先是傍河而生、逐水草而居的。世界各国的发达地区和大城市多是这样,我国的长江流域、珠江流域、海河流域的中下游沿岸同样如此,河流穿行而建立起来的城镇,其繁华富庶、勃勃生机表明,流域经济在人类生活及其社会经济发展中的基础地位与辐射作用。中共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说:长株潭未来是湖南区域经济的中心,是引领发展的火车头,核心动力。

长株潭城市群是组团式城市群。长株潭三市均位于湖南东北部,呈字型分布,彼此相距不到40公里,湘江贯穿而过。除了地缘上的紧密,三市在社会、经济上也存在诸多联系。长株潭一体化使三市成为了一个大都市,但又避免了传统城市摊大饼所引发的一系列不良反应,诸如生态、环境的恶化。长株潭是中国第一个自觉进行地区经济一体化试验的地区。长株潭一体化构想的提出,比开发上海浦东的提议整整早了8年,迄今已历25载春秋。长株潭一体化在4大工程、5个方向进行了突破,这在全国是独一无二的。2006年,三市全年实现GDP2807亿元,占全省的38%,较去年同期增长14%,固定资产投资、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利用外资和出口分别占全省的48%43%38%61%72%

长株潭经济区编制了全国第一个比较系统的区域经济规划体系,并取得了五同”(指三市交通同环、电力同网、金融同城、信息同享、环境同治)和产业逐步聚集等成效,贯穿三市长达98公里的湘江经济风光带也独具特色。2006627日,长株潭三市党政领导在长沙召开第一届联席会议,宣布议事规则,签署合作框架协议,这对构建长株潭长期合作发展机制,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标志着长株潭经济一体化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20068月,湖南省向国家发改委提出建立长株潭城市群国家综合改革试验区。湖南长株潭城市群有望成为第四批综改试验区。

4、百舸争流

南通海域,北达中原的湘江从来就占尽航运天然优势。在国家中部崛起的总体规划中,在交通部制定的全国水运主通道规划里,更在适应地方本土特色、突出国情省情优势的湖南省十一五规划蓝图上,以工业、农业、服务业等28个专项规划和长株潭城市群等区域规划为基础,推进工业化、农业产业化和城镇化进程,具有湖湘文化的湖南经济新体系建设正在全面实施。其中湘江航运建设开发,对服务沿江城市群、提升湖南乃至整个中部6省的竞争力、构建综合运输体系,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

迄今为止,湖南各地以及陕西、河南、湖北、安徽、江苏、浙江、河北、江西、广西、广东、福建等省的唐墓或唐代遗址中都出土有铜官窑瓷器。外省出土铜官窑瓷器数量最多的是扬州和宁波。扬州和明州(今宁波)在唐代是国际贸易港口,波斯人、阿拉伯商人来此经商的相当多,那些造型别致、制作精巧、色彩绚丽的铜官窑釉下彩瓷就是通过这些江河湖海走向世界的。在今天的世界各地,如朝鲜、日本、东亚、南亚、西亚诸国乃至埃及等非洲国家,几乎所有唐代外销瓷出土之处,往往都铜官窑瓷器出土。这此标有天下第一天下有名的瓷器飘洋过海,对沟通中西文化,繁荣唐代经济,提高唐人瓷之国的知名度,无疑有着重大的贡献。这种被作为艺术品和日用器皿商品,之所以能够畅销到世界各地,走向国际市场,长沙水运的主渠道作用功不可没。

 我省在科教方面也有一定实力。现有在湘院士40多位,有17个国家(部)级重点实验室,6个国家级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高等教育也较发达,普通高校数、在校大学生数和研究生数均列中部第2;高新技术产业优势明显,尤其是在软件、生物医药、先进电池材料等领域独具特色,拥有中部地区唯一的国家级软件产业基地和专业生物医药园区。

据史料记载,号称湖南第一码头的湘潭在明代即是湖南商业重镇,充当着湘江航运上下游交接的中继。湘潭的水运商品流通十分发达,带来了车船脚店牙五业的发达,码头、船行、船帮、脚夫,历来从业者众。从唐宋到明清,湘潭自古以港兴城,水运木帆船时代运出了湘潭一江两岸十八总的繁荣,运出了金湘潭小南京的盛名,也运出了米市药都的美誉。在湘江沿岸世代打鱼为生的渔夫中间,口耳相传地流传着一首《湘水行船埠头歌》。歌中唱道道州发水慢悠悠,七日七夜到潭州。长沙霞凝至铜官,青竹营田磊石头。鹿角城陵矶下水,亚蓝茅坪石头滩。嘉鱼排洲津口驿,到汉停泊鹦鹉洲。黄鹤楼中吹玉笛,同乡会上话千秋。从这首歌里可以看出,当年的船只在湘江上停靠的主要港口包括道州、潭州、长沙、霞凝、铜官、青竹、营田、城陵矶等,而潭州是第一个比较重要的港口。

 明万历年间,湘潭沿江码头已达10余处,商船鳞集,繁盛一时。清乾隆年间,商业进一步发展,沿江货运码头增至37处。清末,更发展至53座,日日夜夜,吞吐着万千货物。岳州、长沙开埠以后,外轮进出湘潭港,增建码头、增辟泊位,英商建太古、怡和码头,日商建日清码头,两湖轮船局建有招商码头。 船行:明清时期的第三方物流

 港埠货物装卸、起运,由箩行承担。所谓箩行即搬运者(脚夫、脚力、挑夫)组成的团体,因码头脚夫多以箩筐挑运货物,所以称箩行,又叫脚行,社会地位十分卑下。 明中叶以后,湘潭成为湖南商贸中心,是闻名遐迩的米市、药都和重要销盐港,脚夫已成为一支巨大的产业大军。据容闳《西学东渐记》记载,湘潭——广州商道间常年肩挑背负过南风岭的脚夫不下十万。   

5、漫江碧透

当衡阳、株洲、湘潭、长沙捆绑向北寻找湘江北出口的千吨级平坦大道的时候,永州一方面在沿江向北的500吨级航道上顺势而为,一方面将热情的眼神向南投放——建设湘桂运河,期望湘江里再次流动广西船。

曾经的灵渠,2000多年的南来北上。不得不说的灵渠。它不仅是一种开凿的智慧,更是连南接北的战略智慧。灵渠并不是湘江源头和漓江源头之间最短的距离。这个仓促的战争产物,精确地利用了地形,使源头湘水既从北渠走,汇合湘水故道;也从南渠走,汇合漓江。一年四季都不会发生倒灌的情形。它还合理地抬升了水位,平缓了山地河流的流速,使船舶航行成为可能。 灵渠设计和施工上的多项智慧至今令人叹绝,而它的最高成就并不在此。地理经济学的研究结果表明,全世界80%的人口,集中在离海岸和大江大河不到100英里的地方。灵渠最大的贡献在于,在没有太多机械工具可以改变社会格局的年代,它塑造了一条经济带。这是一条影响力深达2200余年的经济带,灵渠至今不废不止,就是明证。 想想灵渠建造年代的往来战事和机械的匮乏,然后想想其工程规划的精良,令今人着实汗颜。

  湘江水运的复苏,除沿江经济快速发展外,主要得益于湘江航运基础设施的改善。 湘江自古以来就是湖南省的黄金水道,沟通长江与珠江两大水系。八五以来,累计投资51亿元,用于湘江航运建设开发,成功探索了航电结合、以电促航、滚动开发的航运建设新模式。1994年,湘江航运开发一期工程建成,采用疏浚整治措施,使城陵矶至株洲257公里河段达到三级航道标准;2000年,以大源渡航电枢纽为主体的湘江航运开发二期工程建成,渠化大源渡至衡阳73公里河段,使之达到三级航道标准;20068月,湘江航运开发三期工程主体工程株洲航电枢纽竣工,株洲至大源渡96公里河段得以渠化并达到三级航道标准。这些航运建设工程的实施,使湘江真正成为一条干支直达、通江达海的水运主通道。目前湘江三级以上航道达到425公里(占全省的54.5%),成为国家高等级航道的重要组成部分。 

北有长城,南有灵渠。广西兴安县城东。秋日温暖的阳光洒在缓缓流动的水面,十多条木制游船在不宽的河面等待、游动。遥想当年,这里曾是万船竞发,一片繁华,如今却风光不再。在秦统一前,黄河、淮河、长江、钱塘江四大流域已形成了一个内河水道网,而南方珠江水系尚未沟通。随着灵渠的开通,湘江与漓江衔接起来,存在于中原和百越之间的天然阻碍被潺潺流水所化解,大半个中国的水道从此全盘皆活。作为水运枢纽,灵渠保障了全国统一、边疆安定,对两广地区政治、经济文化的发展功不可没。在1938年湘桂铁路修通之前的2000余年里,灵渠都是南北运输大动脉,日过帆船上百艘。现在主要用于灌溉和旅游。灵渠全长37公里,由铧咀、大小天平、南渠、北渠和陡门等组成。伫立铧嘴,不得不惊叹两千多年前古人把湘漓分派得如此巧妙而精确。铧嘴将湘江水三七分流,其中三分水向南流入漓江,七分水向北汇入湘江,沟通了长江、珠江两大水系。灵渠不仅是世界最早的人工运河,而且还是是世界船闸之父。灵渠有陡门36座。 陡门,即船闸,是灵渠上用来提高水位的工程设施。灵渠的陡门先于巴拿马运河和伏尔加——顿河运河的水闸上千年。灵渠的辉煌与伟大已成为历史,然而它给予我们更多的是责任和底气:长江和珠江这两条中国最大的水运通道一定要更好地连通,也一定能够更好地连通。惊世之举。 湖南人的心中有着挥之不去的灵渠情结。 古灵渠渐渐远去,而古灵渠的现代版——湘桂运河正悄然走来。刚刚完成的《湘江航道发展规划》显示,远期的湘桂运河将沟通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从而实现全国航道联网。规划提出,结合水利水电梯级开发,把湘桂运河建成三级航道。目前湘桂运河走向有东、西两线方案。西线方案:由苹岛沿湘江而上经广西全州至灵渠下游4公里处的贺家塘,开人工运河,经田洞至太史庙穿越分水岭,再经铁路村与灵渠汇合,再沿灵渠稍作裁弯取直,至榕江镇汇入桂江。自湘江苹岛至桂江平乐长369公里,其中开挖人工运河长32公里,需建设32座梯级。东线方案:由苹岛经潇水至道县入永明河,在江永县城关附近的白岭岗开挖人工运河跨越分水岭,至桃川县螺丝岭入桂江支流恭城河,经恭城河至平乐汇入桂江。苹岛至平乐长3322公里,其中人工运河423公里,需改建、新建17座梯级。据了解,湘桂运河总投资将突破550亿元,实现衡阳以北二级航道接长江,衡阳以南三级航道接西江,总装机容量150万千瓦,年发电收入20亿元,是一个惠泽岳阳、长沙、湘潭、株洲、衡阳、永州、桂林、梧州等50个县市,1349万平方公里、4000多万人民的民心工程。湘桂运河不仅是湖南水运的梦想,与长江水系沟通也是珠江水系的期盼。200311月通过交通部审批的《珠江水系航运规划报告》对湘桂运河作了远景设想——“建设沟通长江和珠江两大水系的湘桂运河、赣粤运河,实现全国航道联网。其实,湘桂运河规划设想不是近几年才提出来的。早在19583月,周恩来总理在中央成都会议上作的关于长江流域规划和三峡工程的报告就为湘桂运河做了远景规划——“以航运为主的河道整治与南北运河计划。计划对长江干支流天然航道进行整治和梯级开发,完成京杭运河——赣粤运河、南水北调中线总干渠——湘桂运河这两条南北向京广运河的规划,使之与东西向的长江航道相沟通,为我国未来的水上交通描绘更加美好的蓝图。随后,这一远景规划被写进了此次会议通过的《中共中央关于三峡水利枢纽和长江流域规划的意见》。规划开发湘桂运河历来是一个颇引人注目的课题。自1953年起,交通部和湘、桂两省区的交通、水利等部门多次对湘桂运河进行了勘察和规划。湘江北去,亘古不变。 然而,湘江南来北往都能通江达海却有2000多年的时光。顺水北行,通长江,到东海;逆流南下,经珠江,出南海。灵渠,搭建了中国最长的水运通道和最大的内河与海洋的包围圈。也许,本世纪头20年,从表面上看,人们的热情更多地会投向北流的湘江,完成苹岛以下717公里千吨级以上航道建设,对于湘江南行或许会关注得少一些。实际上,湘江南来北往互为一体,只有北去湘江实现真正意义上的畅通,湘江南行通江达海才有可能,包括湘江9级开发、桂江水电枢纽建设,就是整个湘桂运河建设的先行。灵渠风景区花工殷中敏一提起湘江就感慨不已。这位生于广西全州的花甲老人从小在湘江边长大,其祖辈好几代人都是跑水运的。殷老年轻时驾过船,但很少出湘江。殷老不无遗憾地说,30年前,湖南东安境内湘江上建了座电站,把湘江给堵死了,他不得已只好把船卖掉。老人盼望着湘桂运河早日动工,湘江上游早日复航,他还想亲自开船到湘江下游和洞庭湖去看看。湘江自灵渠顺水而下,过斗牛岭20多公里便是东安县境内的湘江电站。夕阳下的江面,清澈而平静,没有船。据永州市航道管理处处长肖光武介绍,东安湘江电站是湘江上游的第三座闸坝,建于1975年,没有通航设施。2000多年的湘桂通航,从此中断。湘江湖南境内再也看不到广西船了。但湘桂运河让永州航运人,让湘江两岸所有的人看到了希望。说起湘桂运河,湘潭钢铁集团物流中心副主任胡勇激动不已。胡勇表示,如果湘桂运河能变为现实,湘钢往深圳出口的产品肯定会弃铁走水。目前湘钢出口产品主要通过上海港和深圳港,运往上海港的出口产品绝大部分走水路,而运往深圳港的出口产品因无法走水路,只能依靠铁路。胡勇介绍,水运运量大,而且运价远低于公路和火车,同样是从宁波运铁矿石到湘潭,铁路的运费比水路要贵60元/吨;从距离上而言,南出口比北出口更近,运输成本会更节约。水上南出口之梦让湘钢,让湘江沿岸的企业燃起新的期望!

昔日秀木茂盛,江澄如练的湘江,近年来水质却日趋下降,甚至已经危及湘江流域8市的百姓健康。今年4月以来,湘江流域污染防治规划”“湘江镉污染防治规划等陆续出台,长沙、株洲、湘潭三市环境同治规划也于此前签署,这标志着湘江流域水污染防治和污染物减排战役进入新一轮攻坚阶段。


 本文来自湖南省企事业文联官方网站  http://www.caifudili.cn/